《[维尤勇]红花》

维尤勇3P,维克托和尤里是舰娘的设定

是女装攻,但没有很多的女装描写

有一两句勇维表现

ok的话请往下看




波涛拍打着夜晚的海岸。船坞里高高的吊臂上闪烁的红光穿过海边茂密的椰子树林,照在维克托的脸上。再有一会儿就十一点了,他的提督依然在办公桌边岿然不动,好像他的公文永远都处理不完似的。

勇利当然注意到他的秘书舰的不满了。有几十分钟,堂堂的俄罗斯超弩级战舰都像小孩子一样在提督室的各个角落弄出一些声音,试图引起他的注意,但他装作没有听见。在写完阿留申群岛作战计划之前,勇利不打算搭理他。

他也知道,在他面前,维克托一向是最耐不住寂寞的。安静下来没一会儿,他就被从背后抱住了,维克托把下巴放在他的头顶上,几缕银灰色的头发垂在他眼前。一股好闻的味道钻进勇利的鼻腔里,是维克托身上的香波味。

“时间是二三零零。提督,工作还没做完吗?”他用下巴磨蹭着勇利的头发,“不是说好今天给我补偿的吗?我是兔子,兔子要是寂寞过度就会死掉。”

“可是兔子都比你听话。”勇利叹了口气,转过去捏住他的下巴,凑过去敷衍地吻了他一下,“提督是很辛苦的,再等一会儿好吗,我的兔子小姐?”他一边说,一边已经回头拿起笔奋笔疾书起来。

他感到身上一轻,以为维克托走开了,但他又过来拨开勇利的手臂,跨坐在他的大腿上,趴在他怀里。

“维克托走开,我写不了字了。”勇利有点烦躁地推了推眼镜。

维克托把脸埋在他的胸膛里:“不要。太久没有出港,我生锈了,动不了了。”

“尼基福罗夫级战舰是决战兵器,不能随便出港,我跟你说过几万次了吧?让你做演习旗舰加上每个月去萨门海域还不够吗?”

“可是秋季作战行动我都只是留守!明明比我等级低的尤里克里斯波波维奇他们都去了,为什么我不能去?”平时维克托的嗓音发甜,但一急就不自觉地压低音调,散发出十足的压迫力。

勇利也丝毫不落下风:“这里是军队,什么可以说什么不能说,你自己想清楚。我也是充分考虑才作出这种安排的,不满意的话就到别的泊地去,反正想要你的地方多得是。”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说重了。他本来是从不拿军队里那一套来压自己的舰娘的。他想解释是马绍尔群岛的搜索追击作战太过艰难曲折,连日来自己承受了调度资源安顿伤员指挥作战多方面的压力,甚至没时间跟维克托在一起,但话在喉咙口滚了一圈又被咽了回去。他只能结结巴巴地说:“那,那个,对不起,这不是我的本意,我的意思是也希望你能为我想一想……”

还好维克托是对别人的攻击免疫的性格,勇利暗想,要是尤里就惨了,他一定扭头就走,要花一礼拜才能让他重新跟我说话。

维克托愣了愣,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笑起来:“所以我这不是在为提督着想吗?好了好了,今天下午刚结束整个作战,提督也休息一下吧,作战报告明天再写嘛。”

勇利的眼镜被摘下来扔在桌上。维克托吻着勇利的眼睛,双手一颗一颗驾轻就熟地解开提督制服的纽扣:“放松也是作战的一环,提督今天什么都不用管,好好享受就可以了。

“别想讨好我,”勇利笑着说,“你就是太任性了,下一次我可不会再这样惯着你。”他闭上眼睛,睫毛有点颤抖着任由维克托亲吻,左手摸索着把纸笔收到抽屉里去。维克托的身体和他靠得更近,水手服上打得很漂亮的蝴蝶结丝线垂下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撩在他的胸膛上面。

 把维克托放在身边太不利于工作,明天开始让尤里做秘书舰好了。被抱起来放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的时候勇利想。

后文见图

http://pic3.178.com/3804/38045064/month_1701/4d6e69da55637abb4daf9ab2a06d1877.png

打不开图的多刷几次 实在不行进网盘下载

https://pan.baidu.com/s/1qYOywFE

 
评论(9)
热度(75)
© 猫に負けた/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