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ヴィク]魔界への誘い》

3话后小短文,CP是勇ヴィク。

勇利脑子里一片空白的时候我也写得脑子里一片空白了,请做好行文混乱的心理准备。


世界上有1%的人是带着聚光灯出生的。他们像猪排饭上炸得金黄的猪排一样24小时散发着魅力,吸引另外99%的人的目光。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就是其中之一。日本一隅默默无闻的小城市长谷津,一个商店街在晚上八点钟就全部关门,毫无夜生活可言的城市,因为他突然的到来,顺带成了花样滑冰界的焦点。媒体和粉丝从世界各地空降在长谷津的车站,涌向冰之城堡。人人都拿着一台智能手机,想将这位传奇选手的一举一动上传到社交网络上。

这种关注在温泉on ice表演赛的晚上达到高潮。没什么观光景点的长谷津无论如何也拿不出这么多旅馆房间接待蜂拥而来的客人,大部分人只能借住在当地民居或者买当天往返的车票。粉丝们在长谷津城下排队,想拍一张和维克托位置相同的照片。媒体和滑冰爱好者聚在居酒屋和拉面馆里热烈地讨论刚刚结束的比赛。活力再一次降临在这座城市之中,维克托带来的是一场小型的复生。

而此时维克托本人在胜生家温泉旅馆的饭桌上大啖了九州名物猪排饭,正专心解决剩下的日本酒。满满两大瓶的芋烧酒只剩下小半瓶,而他仍然神态自若面不改色,只有鼻头的红色好像比平时深了一些。他举起酒盏,用他一贯的发甜的声音说:“来,勇利也再喝一些,这是你的庆功宴啊,只喝一点是不行的吧?”

“明明是我的庆功宴,维克托喝得比我还多也是不行的吧?”勇利苦笑着接过酒盏,食指一瞬间覆盖了维克托的小指,然后对方那根瘦长的手就从酒盏下面抽了出去。

维克托笑起来:“日本酒的度数就是喝这么多才行,不然身体完全暖不起来啊。”他让烧酒在浅碟里微微摇晃着,又喝下一口,“而且勇利,你的猪排饭要凉了哦?只吃一顿的话不会长胖的。今天你跳出了我期待的Eros,所以作为教练特许你享受你的Eros是理所应当的哦。”

“啊啊,抱歉……”胜生勇利下意识地道了歉才反应过来自己根本没有道歉的理由,迅速咀嚼完碗里剩下的最后一口猪排饭。

真的有一点凉了,他想。

“总觉得……好像心心念念的猪排饭,不如想象中的美味。”

“哎呀,小猪有心事吗?没关系,只要你说,我什么都会听的,”维克托翘着小腿,眼睛弯弯地看过来,“这也是教练的工作啊。”

胜生看了一眼旅馆里仍未散去的食客,正好和一个好奇地打量过来的老头子的视线撞上,他赶紧收回目光。习惯了众人瞩目的人即使下了舞台,也带有一种奇异的吸引别人目光的魅力。维克托沐浴在这样的目光中也能怡然自若,而他还没有习惯。

“维克托,这件事情……我想等一会儿,等到我和你独处的时候再和你说。”他下了决心,抬起眼睛凝视了对方一会儿,“那时候我会向你说清楚的。”

“等到我和你独处的时候……可以哦,我等着。”维克托收回了笑容。他不笑的时候,忧郁严肃的气质就自然浮现在他的蓝眼睛里面,但勇利拿不准他究竟什么时候是认真的,什么时候只是随口一说。他在人前态度热情,独处时深刻又安静,但是,他永远不会露出一丝懈怠来。勇利摸不准他说这话时心里在想些什么,这一点他知道他永远也不会弄清。

不过,如果不谈别的,单作为滑冰教练,维克托倒是真的用他的方式尽职尽责。所以当他洗完身体进入温泉的时候,立刻招呼起勇利来。他从来不惮于把主动权拿到自己手上,但是这一回,是勇利先开了口。两人的话音撞在一起的时候,勇利犹豫了一下,但他的声音拿得很稳,没有再颤抖。

“约好了会答应胜利的人任何要求的吧?维克托,我还有一个要求。”

维克托眯起眼睛,这让他轮廓分明的脸看起来非常温柔而具有诱惑性。他微笑着说:“这倒是让我意外了,小猪居然也这么贪心……但有更强的欲望并不是坏事,我并不讨厌。”

实际上,这句话他没有能说全。在最后几个音节将要出口的时候,勇利的右手就急不可待地绕过他的肩膀,按在他的后脑上亲吻了他,他只有把那几个字咽回去。勇利闭着眼睛,因此没有和他的视线相接,只是轻轻贴着他薄而柔软的嘴唇。

只有一秒钟的时间,勇利就退开了。温泉的雾气和水声从四面八方环绕过来,木墙围住的一方温暖的黑夜笼罩在他们头顶上。和纸的门关着,两旁有些葱茏的植物,挡住了别人的影子。勇利认真地看着维克托的表情。他和平日那个维克托不一样了,但是说不出有哪些分别。他有些讶然,但好像仍然将一切了然于胸一样,没有丝毫慌乱,反而有一种出于习惯的从容。

“是我身上的什么特质吸引了你,现在我仍然不知道。”勇利眼睛里显出安静而坚定的神采,“但是你已经在这里,在我的身边,我就不会让你的视线再从我的身上离开。今天晚上的庆祝不会是短暂仅有一次的,今后我会用尽全力抓住你,我希望你明白的,只有这一点。”

后文在这里

https://pan.baidu.com/s/1bp204Bt

 
评论(7)
热度(74)
© 猫に負けた/Powered by LOFTER